首页报纸
   二版大图
   三版大图
   四版大图
首页
> 首页报纸 > 四版内容
探访陈去病故居
发布日期:2018-01-26 浏览次数: 字号:[ ]

王亮

大凡一个景区,尤其是人文景区,要想在游人心中占据一定的文化分量,名人故居是必不可少的。这就像凤凰与沈从文、周庄与沈万三、绍兴与鲁迅、潜江与曹禺。那么同里有谁呢?这个人也许至今还是鲜为人知,但却是一位中国近代史上绕不开的风云人物,他的名字叫做陈去病。

多年前我第一次到周庄迷楼踏访时,就曾留意过这个名字,知道他是南社的发起人之一。还受康有为、梁启超变法思想的影响创办过雪耻学会。戊戌变法失败后,他参加了蔡元培发起的中国教育会,并在同里建立了支部。

最初知道陈去病这个名字时,我原以为是他父母生他时,希望他今后身体健康少生病,所以取名陈去病。后来查阅资料才得知:陈去病原名陈庆林,陈去病是他自己所取之名,并凭此名世。31岁那年,陈庆林留学日本,1903年4月20日,他修书一封《给同里教育会友人信》信中写道:“霍去病曰:‘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夫霍氏当汉隆盛之朝,御塞外飘忽之寇,与今时局,难易判然,而尚发此慷慨义愤壮烈激切之言,此其气象何等雄迈,其公德何等恢廓!”于是毅然宣布,改名“去病”,从此以后,誓将以霍去病为榜样,担负起华夏兴亡的重任。

陈去病故居并不在现在的同里景区内,甚至离景区大门都有一段距离,我们是很绕了一段路才来到故居门前的,印象中好像还过了一座石桥。故居大门面街临河,街名三元街,河叫三元河。记得那是一条很窄的石板小街,并不热闹,即使是在大白天里也少有行人,如果不是刻意寻找,可能许多游客都会不经意地错过这个地方。

进入陈去病故居,大概是太冷清了,竟然连个查门票的人员都没看到。偌大一个宅子,感觉像是被我们包了场。相比周庄沈厅的门庭若市,这里用门可罗雀来形容也毫不夸张。我不禁感慨,同样是江南水乡,同样是水乡的历史名人,周庄和同里,沈万三和陈去病,彼此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看来即使时至今日,还是富商的私宅比文人的旧居更具魅力。热闹有热闹的好处,幽静也有幽静的妙处。富商喜欢热闹,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生意通达四海;文人喜欢僻静,不喜欢自己的居所常被人打扰,希望有一个可以独自深入运思的私人空间。

故居门额上写有“孝友旧业”四字,字迹斑驳加上岁月久远又是古代繁体的缘故,若非认真端详,确实不好辨认。进门后的第一间房便是陈去病的会客之所。根据资料记载:1920年此屋落成时,陈去病适阅香山的“浩歌行”,欣然神会,将新屋取名为“浩歌堂”。香山就是白居易,该诗中有云:“古来如此非独我,未死有酒且高歌。”大有名士壮志未酬,借古人诗作以自抒怀抱之感。作为担任过东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又曾随国父孙中山赴广州“护法”的陈先生,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像这样一位清末民初的奇男子,他的书房又会是怎样的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向“百尺楼”走去。

“百尺楼”就是陈去病读书、藏书和写作的地方,共有两层楼,十分简朴。可以想像陈去病当年在这里上下求索的不倦身影,因为没有相关资料佐证,我擅自揣测,陈先生应在一楼阅读,或与文友交流,在二楼写作,以免被外界扰乱神思。后来他所编著的《百尺楼丛书》,即以此楼而定名,此楼也因这部书而闻名。由此楼名不禁让人想起晚清重臣李鸿章作的一首豪诗:“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 八千里外觅封侯。 ”陈去病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百尺楼,不知是否与李中堂的豪迈诗句有关。

从百尺楼出来,便见一楼,楼比百尺楼还高,有五层。名曰“绿玉青瑶馆”,又称明善堂,坐西面东,五楼五底二厢房,共有13间。进堂楼首先扑入眼中的是由近代书法家杨千里先生手书的“绿玉青瑶馆”五个大字镶嵌在楣额中。堂楼北侧及北厢楼系陈去病的卧室和又一个写作的地方。

我们拾级而上,每层楼都能看到陈去病生前用过的一些家具,墙上也都挂有他本人及家人还有友人们的相片。从他年轻时代一张在杭州拍的相片来看,感觉他本人的外貌有点略似当今的喜剧明星小沈阳。当然他们一个为民族命运奋笔疾书、奔走疾呼,一个为广大国民带来欢声与笑语。都是了不起的人,虽然二者一个是旧时代的志士,一个是新世纪的明星,并不可以同日而语。

故居中还有一个地方很值得访者驻足,就是陈去病文学贡献及政文学说展览馆,应该是后人为纪念他的功德而建,而有他的一些著作手稿以及他当年创办的南社期刊的原始读本。都被玻璃板罩着,大概是为了保护珍贵文献之故。从这些文献中,我对陈去病有了更深的了解,陈去病自幼接受传统的儒家教育,培养了浓厚的爱国思想。甲午战后,由于社会时局的变化,他应时代发展趋势,支持维新变法,形成维新思想。当八国联军侵华,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他赴日留学,最终形成革命思想。 之后他创建南社、著书立说、讲学办报、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护法”运动,宣传革命,不遗余力。孙中山先生亲切地誉他为“十年袍泽,患难同尝”。

从陈去病故居出来,外面依旧艳阳高照,但来访的游人依旧寥寥无几。从当地介绍其的书籍来看,陈先生在当时绝对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连后来毛主席都奉若上宾的柳亚子也要对他礼让三分。可惜其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名望却远没有同为南社文人的柳亚子那么响亮。而且终其一生虽然最高也曾担任过孙中山国民政府参议院秘书长,但并没有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也许和柳亚子们一起创建了当时中国最具影响的革命文化团体“南社”,就是陈去病一生中最大的功业了。我站在故居门前不远处的小桥上,一眼就看见了小河对岸南园茶社的招牌,不知这南园茶社与南社又有什么联系呢?那就让我们过桥一探吧。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陈去病故居,不知以后还会不会再来这里,心中不禁涌出一首小诗来:三元河畔古街西,同里水乡访故居。去病平生多壮志,苍天不遂大才屈。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