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报纸
   二版大图
   三版大图
   四版大图
首页
> 首页报纸 > 四版内容
名人之后
发布日期:2018-02-02 浏览次数: 字号:[ ]

草坪


年轻时崇拜名人伟人,有点像当今的孩子们追星。爱屋及乌的缘故,也对名人的后人多了些神秘感,多几分期许。

但后来从一些资料得知,名人的后人大多如我等凡人,并无特别建树。尽管可以列举出:武行有孙武孙膑隔代名世,文行有魏曹父子、宋代三苏等特例,国外也有大小仲马作家父子、施特劳斯音乐家族等,还有如居里夫人之女获诺贝尔奖,弗洛伊德之女继承精神分析之父业,也许还可列举一些,但就大面而言,名人的后人仍然是普通人的居多。

最有印象的是,司马迁在《史记》中,凡为名人“列传”,结尾处常提到名人的后人,要么并不知名,要么下场不妙。其中的“世家”虽有数代知名者,也是世袭的居多,算不得真名。

也曾认为,名人的后人就算不是名人,总归也是借此福荫与光环,深感荣耀和自豪的吧,也不尽然。近读几则名人后人的信息,出乎笔者的意外。

如著名国学大师章太炎,也是鲁迅先生的老师,他的嫡孙章念驰在近年一次讲座中竟然说到:“做名人的后代非常的不幸”。他说:自己似乎背负沉重的十字架,如果你很开心,人家会说你轻浮,如果你很沉重,人家又会说你是名人的后代,怎么能愁眉苦脸。章念驰感叹:“大树之下,哪能长出更大的树。如果说祖父是大树,我连一棵小树都不算。”

无独有偶,最近观看央视专题片《谢谢了我的家》,大都涉及代际传承的内容,尤其有关名人之家的传承,再次填补或改变了笔者对于名人之后的认知。

比如其中一集专访鲁迅的后人。提到鲁迅先生,当代人无不景仰,他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将、近现代文学的旗手、国人称颂的“民族魂”,近百年来深受后代敬仰。专访中的受访者——鲁迅嫡孙周令飞却说:“从小活在伟人的阴影里,不能做回自己。”起初以为只是高级牢骚、幽默调侃而已,但听他如实道来,也算事出有因。

据介绍,鲁迅先生去世时,其子周海婴只有六七岁。海婴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长大,感觉亦如章氏后人,一直被一种名人“磁场”包裹着、控制着。人们总是按照名人的要求来界定、期许他的一言一行,他不能说错话、做错事,甚至普通人开开玩笑、娱乐一下的日常生活对他都是奢望。所以许广平先生要求他“夹着尾巴做人。”只是在其年近八十时,家人助他办了一次摄影展览,被称为准摄影家,算是让他做了一回自己,也符合鲁迅对后代的遗嘱:“忘记我,管自己生活。”

到了鲁迅孙子辈的周令飞,名人的“磁场”继续笼罩。周令飞年青时颇感拘束,曾“逃”往部队当兵,一开始大家不知其身份,相安无事,他也自得其乐。可惜好景不长,当部队知道他是鲁迅之孙,便认为他的文章一定写得不错,安排他当宣传战士,毕竟勉为其难,硬是写不出文章。领导便要他抽烟助写,因为鲁迅先生是抽烟的,可惜周令飞也不抽烟,便只好又“逃”到国外读书、境外生活。个中酸楚,只有自知。

如何看待名人之后现象?先得弄清名人产生的特殊性。人们容易夸大遗传、基因及家境等先天和外在因素,其实后天因素更显重要。即使说到成长环境,“家庭环境”也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成长的大环境,甚至事关时代背景。名人的产生,有自身积累、修为的因素,也有社会环境和时代的蕴育,因为杰出人才不是在家庭成长的,而是:时世造英雄,时代出伟人。

代际传承也有特殊性。显性的家产财富容易继承,但也跳不出“富不过三代”的通则。而名人与伟人的特质,在于隐性的才华、思想与格局的养成,这些独特的因素都不可能如财产继承一样的简单。

对待名人之后现象,也呼唤社会文明的宽容性。伟大难以遗传,名人不可复制,名人与其后人,处于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价值观,没有简单的可比性。我们既然认可伟人有不足,更要认可伟人的后人不伟大,认可他们只是平凡人,认可他们“做回自己”。正如鲁迅先生对后代的嘱咐:“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过活。”

长远看,名人之后的“遗憾”,对于社会演进具有积极意义。如果名人均可祖传,伟人全为因袭,阶层就会固化,社会演进就会停滞。名人伟人产生的多样性,使社会更具生机,为凡人留些期冀,让英才源头活水、品类优异、基因迭代,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希望所在。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