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报纸
   二版大图
   三版大图
   四版大图
首页
> 首页报纸 > 四版内容
搏激流
发布日期:2018-09-07 浏览次数: 字号:[ ]

程水清

当桂花的飘香渐渐远去,季节已是深秋了。雨点淅淅沥沥的落在枯黄的梧桐树叶上,空气中不时透来丝丝寒意,我们就在这种天气下离开了南京。虽然雨从昨天就开始下了,可能因之前有些日子没下雨的缘故,江水并没见涨什么,依旧浑浊的不紧不慢地流淌着。

第三天后半夜雨停了。经过三昼夜的航行,第四天清晨路过武汉。雨后的城市格外清新。太阳也不像仲夏那样令人厌恶,洒进这座江城顿时让整座城市绚丽多彩!我刚换零点至四点班,生物钟还未完全适应过来。只是匆匆看了几眼江景,便一头钻进房间躺上床想补一觉。有点闹心,一时半会还真睡不着,索性闭目养神,心里开始盘算着还要熬几个夜班才能到目的港宜昌……

第五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微风徐徐,天放亮时船航行在城陵矶水域。洞庭湖与荆河交汇处泾渭分明,进入荆河江水似乎清澈见底,让人有取一瓢畅饮的冲动!荆河每年从这时开始到来年四、五月份都是这样干净,偶遇大雨有些浑浊不清也不过一、两天后又恢复了清爽。或许是两股水流相互顶托的原因吧,船的航速比之前快了许多。重载上行常车航速竟达到了少有的7节(约13.8公里/小时)。整个航程已

完成了9百多公里,还剩不到四百公里啦,再熬一个夜班加两个白天班应该抵港了!清水养清心,我睡意全无,干脆泡杯茶消遣起来。

吃罢午饭,正常交接班后我例行检查机舱设备运行状况,当检查主付机海水冷却出水情况时,不经意间发现江水不再那么清澈了,抬头看看天依然是晴空万里,带着些许疑虑继续值班去。

13时许接驾驶台内勤电话反映航速下降很快,让我检查一下主机工况。刚巡查完的我只好再次下机舱复查并确认主机常车转速处在850r/min,回复驾驶员工况正常。

13时30分船舶进入乌龟夹急流区(长江中游44号标~45号标),江水早已浑浊不堪,水流速明显异常,驾控全速满负荷运行时航速仅1.5节。驾驶部再次要求确认主机工作是否正常……

通常船舶功率吨位配比既要考虑安全性能,也要兼顾经济效益。油化等危险品船通常匹配每2.5吨/马力左右,散货船配匹在3吨/马力左右。而我船实际匹配为每2吨/马力,拥有强劲动力。两台额定转速为1000r/min主机,驾控全负荷运行转速为950r/min,完全符合各项船舶设计要求。按往年季节性惯例,荆河口至宜昌自由航段常车(850r/mim)能保持4~6节,特殊急流航段如:乌龟夹2.5节,肖家堤拐3节,姚港2节。更不说需人工加车运行了。

好不容易通过乌龟夹急流,船舶航速并没有恢复多少,全负荷也仅保持在3节左右。江水夹杂着泥沙喘急直下,俞上行航速俞呈下降之势!后面还有多个急流航段,如何确保顺利通过?我们不免忧心忡忡。

16时正常交接下班后,作为轮机长的我亲自上驾驶室核对航速,行驶在自由航段的我们全速状态下仅2.5节。鉴于情况特殊,下班人员都没休息,全船人员都保持在警戒状态,随时准备着应对突发事件的发生。

18时船舶驶入调关水域,船由北岸驶经海事基地上行不远应滑江至南岸接南岸标上行,平时谁也没感觉到滑个江有什么费事之处,然而今天让我们领略了什么叫真正的搏激流。就在船以2节多点(约每小时/4公里)的航速滑到江中心时,航速急剧下降,刚进主航道已降至0.8节而且在继续。驾驶员感觉事态严重,立即通知船长上驾驶台亲自操作。我立即召集轮机部全体人员坚守机舱严阵以待!没出三分钟船毫无前进症状而且有下垮之势。接驾驶台指令立即人工加车。人工加车是非紧急状态下严禁使用的极端手段,就算状况极佳的柴油机超负荷运行严格控制在1小时之内。随着人工干预,增压器凄厉的啸声振聋发聩,废气涡轮温度急剧上升。排气管先是黑烟滚滚,随着时间的推移烟不再那么浓了,排气管烧红了。时间在那一刻显得那么漫长,船止住了后垮,开始缓慢的爬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在距离目标200米处,船再次被急流牢牢顶住,40分钟过去了,硬是没进一步!我听着主机咆哮的吼声,看着通红的排气管,汗水湿透了衣裳,心早已提到嗓子眼了。脑海里不时略过各种机械故障:调速器失灵飞车,连杆螺栓疲劳断裂,连杆断裂通关,气门断跌碎缸,活塞断环咬缸,曲轴箱高温燃烧爆炸……如果此时此刻发生任何机械故障后果不堪设想!就在这时由于长时间人力操作,一轮机员手稍松了一下,瞬间船舶在下垮。这极可能导致船舶失控倾覆。不由得又惊出我一身冷汗!我立即大喊着不能松车,坚持一下。随后我几乎是冲上驾驶台对船长说明不能再继续加车了,请立即停止滑江撤到缓流区另作打算。终于船长同意并采取措施使船脱离了急流区,后经向海事部门报告并征得同意,继续沿北岸上行择机滑江……

22时后驾驶部传来消息航速有所回升。至24时航速已恢复至4节,这时又到了我接班时间了……第六天醒来已是中午时分了,船行驶在公安水域,江水渐渐转清,行驶至荆州水域时江水彻底清澈了,流速也恢复了正常。事后得知由于三峡库区连降大雨,为减压腾库容临时开闸泄洪。我船行驶至调关水域时正遇上洪峰水头。

行船跑车三分险,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只是事故的大小,过程不一样罢了,过去了的是故事,正在发生的是事故!八个月之后东方之星在我们遇险的下游四十多公里处出事了……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